相关文章

釉韵沧桑话紫砂(组图)

  一只“清中期粉绿冰纹釉菊花纹紫砂茶叶罐”分外夺目,绚烂奔放的粉紫色菊花在翠绿的冰纹釉面上摇曳生姿,独占秋色。这只茶叶罐是分两次烧成,首先由宜兴的紫砂匠人做好壶胎,然后再由景德镇的绘瓷高手上釉和绘画。朱先生介绍,紫砂挂釉’工艺难度很大,且时代特色非常明显。这种工艺只出现在明末到清中期,其中以清中期最盛。”这只茶叶罐从工艺上说是纯手工上弦接,肩部饱满大气,釉色温润雍容,“过去的老釉都是原矿的,不是化工的,因而经历百年依旧光华夺目,历久弥新。这只茶叶罐不论是从用料,还是工艺上,都是极罕见的上乘之作,应该是宫廷所用的观赏器。”

  “这只酒壶,造型淳朴自然,是非常有文人气息的作品。”朱先生拿出心爱的“明末老紫砂黑料泥浅黑酱釉酒壶”介绍道。酒壶由手工围片,镶片相接,整个造型上宽下窄,随意中透露着一种含蓄、收敛之美。壶身并没有挂满釉,而是从肩部往上挂釉,在壶身正中形成一道有流动感的波浪,朴拙之中又有一丝率性的神态。“这只壶在造型上传承了宋代的鸡头壶,它的身上体现着民间文化的积淀与传承。”

  一只底款“惠孟臣”的大高圆壶,造型爽朗大气,绘图繁复华丽,朱先生爱若珍宝。惠孟臣是清乾隆年间的紫砂名家,民国的《阳羡砂壶图考·别传》对他有着这样的评价:“所制大壶浑朴,小壶精妙,各擅胜场,亦大彬后一名手也。……‘浑朴工致兼而有之,泥质朱紫者多,白泥者少。出品则小壶多,中壶少,大壶最罕。”朱先生得意地说:“像这样的大品,十分难能可贵,几乎没有见过的。”壶胎选用深紫色泥料,壶口随意又不失规整,造型古朴、厚重,充满气势。壶身以灰蓝釉描绘着喜狮图,狮子栩栩如生、憨态可掬。朱先生介绍,灰蓝釉是清中期最名贵的釉色,因此,这把壶可算得那个时代的“高档壶”。

  “这些明、清的老紫砂器上都沾染着时代的气质,朴拙而真诚。现代人的制作工具有300多种,是那个年代不能想象的。工具多了,工艺也做到了极致,却反而失去原汁原味的意境。”言尽于此,朱先生似乎有些怅然若失。